宜宾汽车网

当前位置:

再死100个大学生也治不好传销病

2019/11/08 来源:宜宾汽车网

导读

关注我,爱上未来的你1有没有发现,今年“传销死”的大学生特别多。李 文 星 事件曝光后六天,山东青年张 超 陷入传销而死,同在天津,

关注我,爱上未来的你

再死100个大学生也治不好传销病

1

有没有发现,今年“传销死”的大学生特别多。李 文 星 事件曝光后六天,山东青年张 超 陷入传销而死,同在天津,同在静海。

而在他们之前不到一个月,湖南贫困女大学生林 华 蓉挥别父母,去湖北一家奶茶店打工,结果被传销组织非法拘禁,几天后,她的尸体在一条小河里被发现。

都是大学生,都很穷,迫切地想学到东西,想改变命运。

我不敢臆断,以他们的年龄和教育层次,已是“应该能分辨传销”的程度。更不愿意去谴责,这种想要快点学到东西快点赚到钱的想法。

再死100个大学生也治不好传销病

我也喜欢写成功人士怀才不遇,卧薪尝胆,有朝一日,石破天惊的故事。但我知道,有梦想并成功实现的人,终究是这个世界的极少数。

世上的大多数,是没有志向的,或才华与志向不匹配的,或梦想太远大而实现无门以至于最后变成负担的普通人。

用肥肥猫的话说,我们生活在一个靠“一人我饮酒醉”那种土嗨喊麦,还有那种“谢谢大哥打赏我来给大家唱一支歌”的网红直播,居然可以年收入上千万的社会,一个直播活吞老鼠的app可以做到全国流量最大的视频平台的时代。

未经世事的人,不会懂得“你的死工资正在拖垮你”、“离开体制的人没有一个后悔的”只是一种为煽动情绪而煽动的新媒体写作技巧,看的标题多了,还以为这是世界的真相。

真相是,\有志者事竟成”、“吃得苦中苦方为人上人”是比砒霜还毒的鸡汤。若这两句古训成立,那么天不亮就去菜市场卖菜的人,就是事竟成的人上人了,毕竟他们每天都看到了凌晨四点的太阳。

真相是,不后悔的少数成功者,才会被看到,后悔的失败者,不知道躲在哪里舔伤口,他们不会发声的。

小富由勤大富由天。诚不我欺也。

也许对大多数人来说,避免人生的重大失败,才是要点。比如,不要陷入传销,远离各种变相的旁氏陷阱。

这些东西离我们并不远,善心汇、随便果、E租宝、昆明泛亚有色金属交易所、IGOFX外汇交易平台……甚至有大量金融从业者深陷其中。

究其原因,一是人人心中有裂缝,二是传销型骗局自有一套符合心理学的逻辑体系。

2

“1960年安徽凤阳的武店公社有个医生叫王善生,那时正是大饥荒时期,许多人患有浮肿、闭经和子宫下垂,公社干部找王医生来治疗,他看了看,说治不了,因为少了一味药,那味药就是粮食。

50年后,有一种社会之病久治不愈,原因也是缺了一味药,这味药就是常识。”

2009年底,作家慕容雪村的朋友被网友所骗,去了江西的一个传销组织,他自己 “为了写一个好故事”,决定卧底进去,试着解开传销的真正面目。23天后惊险逃出,他写了一本书记录整个过程,并以上面这个故事作为开端。

再死100个大学生也治不好传销病

书的序言中,他写道:根据可信的统计,到2010年,中国大陆的传销者已经接近或超过一千万,这数字还在不断增长。这些人大多都是受害者,最终将一无所获,两手空空。他们经过了长期的邪恶教育,都患有程度不同的“善迟钝症”,人格扭曲、藐视道德、仇恨社会。接下来将是一个无比艰难的困局,在不远的将来,就在我们身边,将有1000万个赤贫而且走投无路的人。1000万双怨毒的眼,1000万双颤抖的手,1000万个陈胜吴广。

因为种种不可抗力的原因,这位作者已经被封杀了,书也成了绝版。

然而传销之毒,真如他当年预言的一样,几乎成了一种蔓延全社会的吸血鬼病。

西方一直有传说,说人群中行走着一些长生不老的吸血鬼,他们长得和我们一样,但以人血为食,能够轻易控制人的意念,因而可以长期祸害人间且不为人知。

现在看来,李 文 星被骗到天津静海,应该是落入了是北派传销的魔抓。北派限制人身自由,具有暴力行为,南派相反,更注重精神控制。

3

慕容雪村当年以本名郝群加入的,应该是江西的一个南派传销组织。

郝群去的当天,就见识了一场别开生面的pARTY。吃完饭后,一伙人聚在一个老旧小区的民宅里,开始每个人轮流上台表演节目,先做自我介绍,然后是唱京剧,讲段子,搞模仿秀……

陌生人之间毫无防备,其乐融融像个大家庭,而且是一个不分彼此目标一致的坦诚家庭——这是传销组织留给郝群的第一个印象。心理学上,叫做突破自我。

通常只有两种组织会采用这种训练方法,一是电影学院,因为以后要当演员的人,必须卸下自我,不能不好意思;二就是传销组织,因为以后也要当演员,必须卸下自我,不能不好意思。

组织里的人怕郝群有顾虑,主动跟他说,你就当是来考察项目,觉得不行随时可以走。不过嘛,错过是很可惜的,我们这里有以前当教授的,做过大生意的,人家都看好这个行业呢。

郝群心知肚明,这是利用人的贪念和从众心理。他好奇的,是他们的话术和技巧,到底如何把一个骗局呈现得严丝合缝,怎样做到逻辑自洽,令人步步陷落。

他首先遇见的几个人,全都笑眯眯的,对他的任何疑问,都是有备而来,如同题库。不论你提出什么看法,他们都会回答:你说得很对,不过不够全面,我补充几点……

他们不否决你,令你也不好意思反弹,然后不知不觉地偷换概念,搬出一堆高大上的词汇唬住你。实在不行了,就拿出那个说了一万遍的故事,即组织的使命:

以前传销是合法的,后来有几个国外来的组织做了过头的事,导致整个传销模式被否决了。现在经济危机、物价飞涨、民生凋敝、企业破产……而更加不堪的是中国居然加入了WTO,洋货即将大举入侵,到时没破产的也要破产,破了产的再破一次,真叫个“国势糜烂,不可想矣”。正是这种种内忧外患,高层又决定暗中再试验和培养我国自己的合法模式,要靠这个来振兴中华、抵御列强、发展经济、造福人群……不过不能让太多人知道,你现在是被选中的幸运儿,能够国家未来的发展做贡献。而且,一旦这个模式成功之后,你就是国家的功臣了,国家会亏待你吗?到时候,天天住五星级宾馆,出门坐宝马奔驰,从此一劳永逸。

谁也不敢说自己不爱国,就像谁也不会说自己跟钱有仇。

谎话说了一千遍一万遍,自己都信以为真了。更何况一旦加入传销组织,白天一起上课洗脑,晚上住在一起聊天搭话,你就再也没有独处的时间,任何时候都有组织上的人陪着你,看着你,不让你阅读除了他们自编教材之外的其他书籍。

4

以前有一个香港的真人秀节目《穷富翁大作战》,让亿万富翁脱离自己的身份,与底层人士同吃同住同工作,或尝试露宿街头,或做清洁工倒垃圾、住笼屋。

每个上节目的人,都像洛克菲勒一样信誓旦旦,没关系,我有经商头脑,就算把我推到底层,我也有办法爬上来。

结果,上了节目后,没有人做到。

当你天不亮就起来坐小巴去扫大街,只能吃最简单的盒饭,干完一天活再坐小巴回到出租屋,所有人都累得无力再战,只想从冰箱里拿一瓶冰啤酒喝下,马上洗澡睡觉。

什么商业模式,什么改变生活,根本没力气想。

肉体上的疲劳带来心灵上的麻木,心灵上的麻木又导致肉体上的疲劳,无限循环。

在作家慕容雪村眼里,人和动物最大的区别不在于吃喝拉撒,而是那些无用的东西:音乐、美术、诗歌、小说……

这些东西不能充饥,也不能御寒,却可以丰富人的心灵,让人于贫穷中富足,于孱弱中坚强,于困顿中怡然自得。

但在作为被发展为“行业成员”的郝群那里,他再也没有接触这些美好的东西的机会。每天从眼睛睁开到闭上,所面对的永远是“拯救国家\和\你要成功”。

时间一长,他自己也产生了幻觉,他们说的会不会是真的?

连一个作家的头脑,都这样,轻而易举被格式化了。

和郝群住在一起的,有一对已经退休的夫妇,膝下无子。这对夫妇吃得不多,非常节俭,看起来和一般老人没什么区别。这个年龄的人了,应该也没什么名利欲望。为什么会加入传销组织?

因为大家住在一起,像个大家庭,不无聊嘛。仅仅看着这些有活力的年轻人,好像已经是两位行将就木的老人的福利了。

还有那些常年在组织里吃糠咽菜的年轻人,不可能一丝一毫都没有怀疑过这个组织的意义,可是他们仍然在里面,年复一年。

很有可能,是因为他们已经回不去了。家里人已经被得罪完了,职场已经不会再接受他们了,谋生的技能已经没有了,个人积蓄已经全部投入了。

除了继续相信,他们别无选择,亦无处可逃。

故事的最后,郝群藏好收集的证据,选择了一个机会,悄悄逃了出去,去公安局报案。

从公安局那里,他知道了传销屡禁不止的原因:跟传销组织动辄几百几千的人数相比,公安的警力不足,而且难以定罪;里面的大多数人,都只能被认定为受害者,当初都是被骗进去的,抓过来教育几天只能放出去;放出去之后,这些人又会在其他地方聚集起来,相当于“驱蝗入境”。已经被植入人脑的东西,很难被洗掉。

果不其然,当公安局的人给郝群穿上制服,一起前去捣毁传销窝点的时候,所有人再次见到他,露出的不是惊讶之情,只是轻蔑的冷笑和“你不会懂我们的”无悔脸……

我知道,这个关于死于传销的热点很快就会过去了,明年夏天不会有人记得这几个年轻人的名字。

我只是觉得,它根本不应该这么快过去,在今年夏天留下的印记还不如一场快男选秀。

图片来自互联网

威尔刚有副作用吗

日本产印度神油

正常人吃一次西地那非

标签